这金链自虚空中穿梭而来,直接朝拜蒙缠绕而去。

拜蒙微微皱眉,一掌朝铁链拍去。

“轰”的一声在四周响起,让人诧异的是这金色链子仿佛蚀骨般,拜蒙的攻击并没有碰到它。

而是从金链的身上穿过,仿佛它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物品,就像是倒影过来的一般。

看到这般情景,还没等拜蒙来得及反应,那金链上突然光芒大盛。

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了拜蒙的胸膛,洞穿了他的胸膛,直接将其钉在了虚空中。

拜蒙在用力挣扎着,但却感觉这金色链子上好像有一股力量,可以吞噬他的魔气。

短时间内竟然难以挣脱。

拜蒙抬头目光凝视着上空的众人,这屠魔家族存在了这么多时代。

看起来确实有些门道,对于他们魔族的力量钻研也够透彻。

屠魔家族的众多手段,基本上在对方魔的时候,都会显得事半功倍。

而此刻伴随着第一条金色链子将拜蒙钉在半空中,其余剩余的九人也是将印记凝聚完成。

清纯可爱天使美少女午后居家梦幻写真图片

九道印记同时冲天而起,一如之前蓝九麟的那道印记一模一样。

只是声势要浩大许多,“轰隆隆”的炸响声在天空中不断的回荡着。

九道门户同时被打开,只见九条金链仿佛来自远古的金色长龙般。

穿越了虚空,震碎了苍穹,浩浩荡荡的落了下来。

这九条铁链穿过虚空之后,再次朝拜蒙而去。

在拜蒙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只见九条铁链已经缠绕住了他。

他的脖子,包括双手和双脚全部被禁锢住。

十条铁链宛如一道完整的法则般,当十条铁链首尾呼应,链接在一起后。

又是“轰”的一声,一股气浪自四周散开,铁链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号。

尽管这些符号常人也看不懂,但总给人一种玄奥无比的感觉。

伴随着符号显现,铁链上的光芒也越发的耀眼。

拜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些铁链在吞噬着他体内的魔气。

好像要将所有的魔气都吞噬干净,甚至连带着自己也吞噬殆尽。

“在这生死灭魔阵中七天时间,便可彻底吞噬一切魔物,让你尸骨无存,”蓝靖雄在一旁说道。

“你就好好享受我们给你准备的大餐吧。”

“就算杀了我,还有千千万万个魔族,终有一天我们魔族会统治这个时代,”拜蒙冷静的说道。

“时代的齿轮转动,你们也不过是底下微不足道的尘埃罢了。”

“那又如何,只要混沌石还在,你们魔族就永远无法冲破封印,踏足元央大陆,”蓝九麟淡淡的说道。

“这封印阵法真的能将他覆灭,”看着拜蒙周身滔天的魔气,绝剑老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一般的魔物七天之内绝对会覆灭,但他的魔性太强了,我估计需要的时间会久一些。”

蓝九麟解释道:“不过确切的时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以前也未从遇过这种存在。”

“那我们就守在这,直到他真正覆灭的那天,”剑魔独孤文昌冷哼道。

随着封印将拜蒙禁锢住,那一整片空间都是遮盖了起来。

天空的魔气开始退散,笼罩天蓝城周围方圆百里的结界也渐渐消失。

天蓝城的居民们都回到了城池内,而蓝家则大摆宴席,与几大帝统仙门一同庆祝着。

能将拜蒙这种存在杀死,这可是蓝家建立至今,最大的收获了。

…………

冬季一点点的远去,春风吹拂整个世界。

将四季最温和的气候带来,树木开始生根发芽,万物从俱寂到复苏的阶段。

徐子墨与神帝离开了幽冥血海后,便乘坐传送阵法中,想要去往天鸾域。

天鸾域与东大陆之间的关联还算密切,两人几番周折后。

终于从池家借道,乘坐传送阵法到了天鸾域的烈火城。

这也不得不提一下天鸾域的布局。

作为与圣华域并列的五大域之一,

天鸾域,这单单一个域的帝统仙门就有五个,其中还不包括神秘的蓝家。

因为蓝家历代都未出过大帝,也算不上什么帝统仙门。

从一门两帝的天上剑山,再到普通的帝统仙门无敌宗、浩瀚仙宗、长河仙宗。

以及这个域最强大的势力,一门三帝的天帝门。

五大帝统仙门贯穿了天鸾域的历史长河,也各自在这片天地下留下了种种传说。

徐子墨与神帝穿过层层虚空,终于来到了天鸾域中。

两人所在的城池叫做烈火城。

是浩瀚仙宗统御下的万里沃土之一。

走出传送阵,徐子墨眼前的视线也清晰了许多,因为对于天鸾域不太熟悉。

徐子墨和神帝打算在这里住一晚,打探好路线后,便直接去蓝家。

夜幕降临,两人在城内的酒楼找了一家客栈。

要了一些酒菜,边吃边聊了起来。

小二将饭菜端了上来,徐子墨打赏了几块灵晶。

问道:“伙计,跟你打听一些事。”

“客官,你请说,”小二麻利的将灵晶收起来,笑着回道。

“蓝家离这里有多远?”徐子墨问道。

“你说的是天蓝城的蓝家吧,”小二略微思索了片刻。

回道:“有一段距离,客官要想去的话,必须在白骨城乘坐传送阵法才能够到达。”

“白骨城,”徐子墨轻喃了一声,微微点点头。

因为是傍晚的关系,酒楼内吃饭的客人还是挺多的。

徐子墨正吃着,只见从门口走进来一群人。

这群人大多是一群青年男女,领头者则是一名胡须花白,穿着儒袍的老者。

这群青年男女穿的衣服款式皆是一样的,是一件墨青色的长袍。

长袍背后写着一个道字。

一眼看去,就能分辨出这群青年男女的气势不凡。

显然不同常人,个个英姿焕发,俊男美女。

看着这群人走进来,酒楼的一楼突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天道学院,是天道学院的学子啊,”有客人惊呼道。

“天道学院,大陆第一学院嘛,”人们看着那群人,目光崇拜且敬畏。

自莽荒时代建立,如今最富盛名的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