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穆利缓过气之后,细细的讲述着那个寒冰巨人。

人形,十多米高的冰蓝色身躯,躯体坚硬如铁,在雪地上奔跑自如,能通过魔法阵召唤一些很滑稽的玩具士兵,会发出小孩子的哭声。

更可怕的是,他在逃命的时候,隐隐间瞥到了巨人的腹部,好像有一个浑身青色的孩子,应该已经被冻死了。

“巴尔雷娜,我们班图族这几年,有丢失的孩子么?”

奥尔卡眉头深锁,这种小孩子的哭声,在班图族已经出现有一个月了,闹的整个族群都人心惶惶。

他特地细细排查过,各家各户的孩子都很安好,没有丢失的现象。

所以,他刚刚问的是这几年。

巴尔雷娜负责后勤和统计族民的身边生活,这方面问她是没错的。

“族长,有倒是还真有,两年前有孩子跌落雪涯遭遇不幸,但是后来被布万加族长跳下去抱回来送回了库尼莱大人的怀抱,然后起码这五年,我可以肯定没有,再远的,就得去翻资料了。”

巴尔雷娜深感遗憾,擦了擦眼角的晶莹,每一个孩子都是班图族的宝贝,未来的战士。

她的丈夫是勇敢的战士,带着儿子在坎纳克山长见识的时候,不幸被偶然苏醒一瞬的冰龙所影响,回归了库尼莱神的怀抱。

对于冰龙斯卡萨,她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小细腿美女绿树底下唯美照

“冰霜巨人,会魔法……”

正在夜林小声呢喃,推测这个人是谁的时候,那道神秘的哭声居然又出现了,而且就在这附近。

“我想下山……”

“妈妈……”

“这里好冷……”

并没有太理会哭声的内容,奥尔卡快速起身抓起一根巨锤,快步奔向帐篷外面,冰霜巨人居然已经靠近了斯顿雪域!

“那玩意是武器?我还以为是一个图腾柱,用来坐人的粗木桩子。”

谷雨愣愣的看着奥尔卡的武器,一根像极了砍掉树干的大木桩,只不过多了一根握手。

“班图族的威胁来源主要是雪魈和寒冰虎,它们皮肤坚韧灵活性高,一般的刀剑没法快速造成有效杀伤,战士们天生巨力,用钝器的话,一下子敲实了,能敲碎野兽的骨头,让它们迅速丧失战斗力。”

夜林笑了笑解释一句,然后挥手道:“走吧,去看看这个巨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艾穆利所谓的冰霜巨人应该就是三十年前巴尔雷娜失踪的哥哥,查理。

也就是冰心少年查理,当时恰逢冰龙第二次苏醒,它可怕的身躯掠过万年雪山,洒下漫天冰晶雪花,引起了查理的欢呼和兴趣。

他当时只有四五岁的模样,正是对一切都感到好奇的时候,追逐冰龙身影的查理,再也没有回来过。

“希娅特,如果需要我们帮忙的话,注意别攻击冰霜巨人的腹部。”

“嗯,没问题。”

雪人头套在视线上不怎么方便,都换成了比较轻便的面罩。

即使如此,走出帐篷后,刀子一般的雪花和冷风还是能让人感到丝丝冷意。

班图族对周边的环境极为熟悉,奥尔卡带着队,迅速窜向艾穆利来的方向,左眼锐利的扫过一切可能藏身怪物的地方。

他的右眼不慎被寒冰虎抓伤过,时间太久了,已经失去了治愈的可能性。

奥尔卡也算是班图族的励志对象,幼年时并不出彩,一切作为都被他的大哥布万加所掩盖,身体瘦弱还经常挨揍。

后来他与寒冰虎搏斗伤了一只眼睛但活下了一条命,得到了班图族战士的赞赏,后来越发努力训练。

虽然实力上比不上布万加,但为人富有责任心,在班图族深受爱戴和尊敬。

“妈妈……我想回家……”

又是一阵低声哭泣,声音是通过山谷的一阵回声,辨不清真实方向。

“我不管你是哪家的孩子,既然打伤了我们班图的战士,我一定不会饶恕你!”

奥尔卡一阵恼火,已经一个多月了,出去打猎放牧的族民经常能听到这凄惨的哭声,烦不胜烦。

现在冰龙苏醒在即,又多了这么一档子妖孽的事。

“在前面,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冰元素能量。”

虽然夜林元素应用的不是很熟练,但天赋仍然是极佳,通过天之印感知一个元素生命体还是没问题。

塔娜让他回来后和罗莉安一起上课,好好训练一下明明很好但几乎不用的天赋。

“跟我来。”

脚下轻点,如雪兔一般在结了冰的道路上灵活前行,除了向风振学过格斗技,暗精灵第三英雄的身法他也学过一些。

希娅特她们也是纷纷窜出,虽然身法不一定灵活,但实力摆在那里。

十分钟后,转过山谷的一道弯,迎面便是一道劲风袭来,赫然是一个皮革与木制的玩具士兵。

而且有很多很多!

一只体积巨大的寒冰巨人见到他们出现后,开始狞叫,明明是小孩子的音调,叫声却凄厉哀嚎,令人毛骨悚然。

几十只玩具士兵,飞快的蜂拥而来,明明只是用材料制成的装饰玩具,却被赋予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吐出一口热气,匿迹光剑握住,光·拔刀斩!

再怎么能动的士兵,本质的材料也只是些木头皮革罢了,有了提前的心理防备自然能应付自如。

紧随而来的伊沙杜拉紫眸一闪,两只诡异的黑色手臂突然破冰而出,抓住了想要逃离的冰霜巨人双腿。

“妈妈……我想回家……”

又是一阵诡异的哭泣,伊沙杜拉眉头一皱有些昏沉,黑色手臂也被冰霜巨人打碎,以和身躯不相称的速度,飞快逃离。

“有东西。”

雪地上,留下来一根金色的物品,似乎是巨人不慎遗失的。

谷雨跑过去捡回来,才发现是一根金色的项链。

“这似乎是一个名字。”

伊沙杜拉试着拼写了一下,皱眉道:“查理?这只冰之巨人名字是查理?”

“我们来晚了,那只巨人呢?”

奥尔卡面有羞愧,他是钝器剑魂,班图族战斗追求的是力、稳,故而在速度上要慢一些。

“逃掉了,但是留下一根项链。”

把项链交给奥尔卡,但他也不知道“查理”是谁,因为查理死之前,他还没出生。

“查理,这根石晶项链……”

一位年纪较大的战士突然想起了什么,摸着胡须呢喃道:“好像是在雷诺刚成年的时候,他用一块金色石头打造了一根项链,因为颜色特殊,我还羡慕了一下,后来他好像送给了……巴尔雷娜的哥哥,查理!”

巴尔雷娜在班图族是一副热心肠的大好人,但人生却可以说相当悲伤惨淡,丈夫儿子死于冰龙,哥哥也是某天晚上神秘失踪,库尼莱神不保佑。

通过这根项链上的名字,很多人都把记忆唤回了巴尔雷娜的身上,那个孩子,居然可能是三十年前失踪的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