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霎那时间脑袋就突然像是被重锤攻击一样,五感都在一瞬间变得模糊。

无法形容的不协调感,快速的遍布着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似乎这种奇怪的感觉涌动到了脑海之中,意识都在刹那之间变得有些模糊。

身体四周的每一个角落,成了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就仿佛在睡梦之中对于身体的感觉一样。

无法清晰的感知到四肢的存在,身体在某一个瞬间仿佛不属于我自己一般。

在此同时,身体的疼痛感也变得十分的模糊。

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感知得到身体中的巫术印记的存在,大脑也处于一种近乎于完全空白的阶段。

不过这种状态仅仅只是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在下一个瞬间,隐约之间能够感觉得到热流迅速的开始向上升,在瞬间窜进我的脑海之中。

伴随着这一刻,我的大脑也在瞬间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的那一刹那,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手边缘印记的方向升起。

这是怎么回事?

比起第一次触发时的感觉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完全不同,这一次沿着印记能够感觉得到一股吸力,这种吸力正在快速的摄取着体内这种导致我产生变化的这种奇特能量。

清新自然甜美诱人女神魅力写真集

沾染的灰尘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瞬间从我的身上脱离,地上所残留的这些灰色的粉尘几乎是像有生命一样,霎那之间以我为圆心,开始快速的向四周逃窜。

这些粉尘有生命!

整个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惊了,同时我能够感觉得到随着身体的奇特感觉不断流逝的同时,身上面所形成的异变也正在不断的消退。

剧痛感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整个人的意识感觉到无比的清醒,随着这些完全消退,我也露出了原本的样子。

整个人在这一瞬间松了一口气,脸色稍稍的好看了点。

虽然事情实在是过于离奇,但是总归算是解决了。

如此一来的话,事情也就简单的解决了。

如此以来的话,目前所需要解决的就是寻找到通向下一处的机关,只要找到通向下一处的机关,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我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始快速的沿着四周的墙慢慢的摸索着。

有些时候没有办法从四周打量,但是依靠手来不断的摸索的话,应该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不管是什么样的机关总是要有缝隙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摸索到相关的缝隙,那么问题就并不算太大了。

不过四周的墙壁可以说得上是完整性非常的好,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缝隙。app菠萝

稍稍沉默了片刻之后,我的视线里靠在墙上,开始四处的摸索起来,整个墙壁摸索起来十分的光滑,似乎经历过抛光的打磨。

不过在我稍稍摸索了片刻之后,立刻发现了墙壁的某一个角落,上面的温度有些不对。

摸起来这个地方的温度显得有些偏低了,这个温度对比其他地区的温度应该能够低上2到3度左右。

这样的情况之下,我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在这下面隐藏着机关了。

这一霎那之间,我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快速在我的大脑之中旋转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像是类似的机关我已经碰到过不止一次了。

这下面绝对有猫腻,这是材质不同所能够造成的特殊偏差。

稍稍缓了片刻之后,我立刻快速地从背包之中取出了一瓶水,手指轻轻的在水上站了一点,紧接着涂抹到眼前的这一片区域。

再涂抹到这一片区的那一刹那之间,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手上的温度稍稍升高了一些。

这说明眼前的墙壁的材料与水发生了反应,释放了热量。

稍稍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又从背包之中取出了一块抹布,将半瓶水都倒在麻布之上,用抹布轻轻的擦拭着眼前的这一块不对劲的区域。

隔着麻布我也能够感觉的到,热量在不断的攀升,大概到40多度左右,材料的表面出现了一个小空洞。

我手下的速度加快了一些,不断的沿着一个方向反复的揉搓,随着不断的揉搓之下,眼前的这个窟窿越变越大。

随着窟窿不断的变大,我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里面有一个类似于旋钮样的装置。

旋钮安装的地方十分的紧凑,一看就是工艺颇为的不凡。

旋钮的表面甚至还镀了一层金,手电筒的光芒反射在这一层金上,粗略的判断一下,这金的成色应该足有八成金。

这种成色放到现代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放到古代的这种提纯工艺之下的话,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当时的足金了。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始缓缓的扭动着眼前的旋钮。

旋钮与墙壁交接的地方,发出咔咔的声响,伴随着声响不断的响起,就凭借着这旋钮声响所想起的紧致感来判断,这机关之间的精度可以说得上是高的可怕。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旋钮应该往顺时针还是逆时针拧,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条件才能够将机关打开。

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这个旋钮是镶嵌在墙里的,想要从边缘打量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不可能做到的,虽然我清楚这么旋转有很高的风险。

但是既然在它的表层已经做好了相当充分的防护,这里面在蕴含机关的可能性其实说实在的并不算太高。

随着不断的旋转,直到眼前的旋转被旋转到头。

咔…..

这一旋钮旋转到头的那一刹那之间,我立刻能够很清楚的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紧接着眼前的这一整面墙壁开始慢慢的升了起来。

四周的墙面没有任何的缝隙,但是就这么凭空出现而升起,这种工艺之高实在是高得令人咂舌。

在门后面几乎是一霎那之间我就很清楚的看到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物件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些陪葬品漫无目的的放置在整个墓室的中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墓异谈》,“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