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没有记忆后的自己。

相信当你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

你不会记得自己是谁,你不会记得你的过去,你的脑海,会空白一片,你或许会迷茫,你或许会恐慌。

不要奇怪,写这封信的人,就是此刻在看信的你,只是写下这封信时候的你,还拥有着对所有人的记忆。

你需要知道几件很重要的事。

请铭记于心。

1、你拥有两个名字,一个,叫纪由乃,生于这个时代,灵魂却不属于这个时代,阴差阳错当上了冥界的阴阳官;另一个,叫灵诡,数千年前魂归天地间的诡计之神。

2、表面上,你是帝都大学历史系的学生,还是走了狗屎运嫁入豪门的少奶奶。你早婚了哦,你是12月31日结的婚,你的丈夫叫宫司屿,他也拥有另一个名字,叫帝司,他很爱你,并且离不开你,有多爱呢?胜过自己的生命,一旦你不在,就是一个会闹死闹活,不要命的偏执狂,你们的结婚戒指,在信封里,是托浅姐藏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到你手里。

3、你和你丈夫,被一个人强迫分开了,他的名字叫蒋子文,他带走了你,还勾结三界总局,将宫司屿关入了三界最高秘密监狱,他是冥界十大阎王之首秦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请隐忍,不要触怒他,并且,尽管他做了很过分的事,可没有记忆的你,也不要恨他,怪他。爱而不得的人,总会失去理智,所以做了偏激的事,可以理解,因为你也为了宫司屿,欺骗了他一次又一次。可他终究选择了原谅你,不伤害你个人,其实他很好,从前纵容你,庇护你,不让你受一丝一毫的委屈,像亲人,像兄长,没有记忆的你需要做的,只是让他明白,还有更好的在等着他,并且,你要想办法救出自己的丈夫。

4、你有很多朋友,大家一起组成了一个很快乐的家庭,有流云,他又叫亡灵君,是个很厉害的认,有姬如尘、有当归、有白斐然,还有拜教授。你养了五只异兽,三只是上古凶兽饕餮、烛龙和小犼;一只是冥瑞兽,叫墨黑,还有蟒蚺精墨白,你有两个好闺蜜,一个叫阿萝,是个魔王萝莉,一个叫容浅,是轮回之王。

5、你还有一个弟弟,叫灵殇,是你另一重身份灵诡的亲生弟弟,你们同父同母,但由于灵诡数千年前死的早,从未见过,也从不知彼此的存在。这个弟弟,请没有记忆的你,见到他之后,先给他一巴掌,不为别的,就为他做了混账事,害得你和你爱的人分离,他应得的。但是打完,就原谅他吧,弟弟不懂事,可以理解。

6、以防你认不出以上说的这些人,我画了简易画,加了描述,如果可以重聚,你的朋友们,都是可以值得相信的人。

纯净美少女粉嫩长裙清新气质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

信纸上还写了很多很多。

而后面一张信纸上,真的潦草的画了好几个人像画。

有宫司屿的、有姬如尘的、有流云的……

只是画的都十分潦草,幸好,写信的人,还配上了注解。

宫司屿绝对是你见过最帅的男人!

姬如尘比女人更美。

小云有罕见的红色瞳。

灵殇弟弟是紫瞳,特别好认。

当归很乖很清秀,他总是站在姬如尘身边,很腼腆……

没有记忆的纪由乃,怔怔的反复看着信上的内容,美眸中闪着惊异。

信息量太大,她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

而对于没有记忆的她来说,信纸上所写的一切,让她看了之后,除了震惊,再无其他感受。

她不知道自己结婚了。

也不知道自己有爱的人。

她体会不到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就像一张空白的纸,无色,无任何……

并且,即使失去记忆,疑心也很重的她,开始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

这是未卜先知吗?

她怎么就知道自己会失去记忆?

这也太聪明了点吧?

凝视了手中的信纸半晌,没有记忆的纪由乃,倏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能够证明信内容真实性最好的办法。

写这封信的人说,就是她本人。

那么,如果她重新写一遍信上的内容,看字迹,不就可以证明真假性了吗?

纪由乃直接找到了纸笔,重新写了一遍信上的内容,然后在灯下仔细的对照了一遍。

她不是什么模仿字迹的专家,所以看字迹的细节,一眼就能变出真伪。

一番对照下来后,纪由乃确认了信的真实性……

毕竟就算没有记忆,如果是同一个人,十几年的写字习惯,是不会改变的。

将信封中附带的戒指,用一条项链串起来,戴在脖子上后,纪由乃茫然的躺倒在床上。

所以,她有一个很爱自己的老公?

但是老公被叫蒋子文的男人陷害,关进了监狱?

今天晚餐那个男人并没有告诉她到底是谁,只是和她坦白,她是他抢来的,难道他就是蒋子文?

如果是这样的话……

接下来,她又该怎么做?

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计划和方向的纪由乃,想着想着,就昏昏欲睡,闭上了眼眸……

而她不知道的是,寻找她的“大部队”,已经距离她越来越近。

深夜,香鼎山豪宅区的山脚公路口,戒备森严的豪宅岗亭不远处,没有路灯的茂密树林边,停着一辆加长型的***商务用车,车是流云刷卡在海市租的,司机是流云本人。

此时此刻,车内坐着的8个人,各个面色困倦,昏昏欲睡,但是因为着急找人的缘故,寻着姬如尘所感应的方向,一路找来了这里。

“你确定是这里?”

流云表示怀疑,他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正在打量这漫山隐匿的豪宅。

“骗你是狗,我和小孩有血契,命脉相连,只要她没死,我就能知道她在哪,就在这,准没错!”说着,姬如尘降下车窗,指向冬雾弥漫的香鼎山山顶,“就在最上面。”

姬如尘话音刚落,宫司屿直接打开车门,朝着豪宅区的岗亭走去,大步流星,气势阴沉,“我要去把她抢回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看,聊人生,寻知己~免费可以看黄无遮无掩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