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许诗雅的,因为是近期最大的乐趣,时间离得也很近,所以白大民的交代,真的是事无巨细。

说是回忆录也不为过。

从一开始看到许诗雅,到第一天怎么占便宜,再到后面种种,都交代得很清楚。

“…虽然开始是我主动的,可是她也没拒绝,后来因为我帮她搞定了名额,她就变得更主动了。”

白大民流水账一样,将许诗雅怎么求他,怎么主动的,又是怎么伺候的他,巴拉巴拉都说了。

“对许诗雅,我真的不算强间,因为我没捅破她那层膜,我也没逼迫她,都是她自愿的。”

“特别是后面,她自己都上瘾了,完全就是个骚浪贱,她怎么想得我看得一清二楚,若能补那层膜,她早就自己忍不住来和我…”

对许诗雅的交代,白大民说得兴起,说得好像第三条腿都没那么疼了似的,就越说话过分,越说越起劲。

公安看他说得不成样子,打断了他,“行了,让你交代什么就说什么,别自己添加。”

白大民撇嘴,“不是让我交代吗?反正…我没强她,都是自愿的,不信你们去问她。”

“要不要问,不用你教我们,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顿了顿,公安接着问,“你和许诗雅的事,你父母不知道吗?”

可人樱桃小嘴好迷人啊

白大民脱离了说起许诗雅的兴奋,就感觉整个人都疼了起来。

一疼白大民就只想赶快脱离审问,于是接着交代,把所有记得的都交代了。

包括李兰还有白主任之前给白大民扫尾的事,包括白主任李兰还有他哥他嫂子,怎么利用身份牟利的事。

白大民做的事,白家一家人或者有一些是不清楚的,比如白大民杀人什么的,可是他强或者欺负侮辱女孩子,却是知情的。

知道自己儿子什么德性,他们也没少帮着遮掩或者扫尾。

而这些事情,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从白大民这里审问出来的东西,白主任和李兰他们那里要去问,许诗雅这边当然也要问了。

白主任的案子反反复复,许胜和岳红许诗雅也就被反反复复问了多少次。

许胜和岳红被问来问去,绞尽脑汁也就只能回答送了三只羊,再多的说不出了,本来都要被逼得差一点编造自己送了一笔钱的时候,终于没再问了。

许诗雅以为终于可以结束了,可以出去了,结果迎来的是比还更可怕的暴击。

“白大民已经交代,在你做保姆期间,一直和你保持…亲密的关系,你看看他的证词,如果认可…就请签字。”

许诗雅在公安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濒临崩溃了,等看到白大民交代的证词,看到上面‘她主动含住了…’‘她主动让我舔她那…’还有‘她其实比我还享受’等直白的说明时,一口气就差点没上来。

等再继续往下看,看到‘我们白天厨房、洗手间、客厅都玩过,夜里主要在仓库,还有一次去阳台,嘴、手、胸都用过…’等没有任何修饰的证词时,直接被刺激得晕了过去。

;

;

ps:书友们,我是花开花落年年,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

;色香蕉